漢堡美術館 Kunsthalle Hamburg 第二篇:傳統與現代之間的女人 Anita Rée

好了,來說美術館的第二篇:充滿熱情的 Anita Rée。

發現漢堡很多地方都在貼著美術館的海報,地鐵站裡當然是大張大張的架在車站裡面,然後在小巧的書店或是文具舖都可以看到小張的 A4 海報。這種充足的宣傳讓我覺得非常意外,看起來大家都非常支持美術館的展覽事務。隨處可見,正在展出的是被喻為二十世紀 20 年代最迷人神秘的 Anita Rée。

Tiroler Bäuerin (Anita Rée, 1921)
Tiroler Bäuerin (Anita Rée, 1921)
1921 年的一幅《Tiroler Bäuerin》現在開價 €26,000。

當時不知道 Kunsthalle Hamburg 佔地很大,也沒有非常刻意的去思考應該從那裡開始走起,第一步就跑到了最新展區裡看限時展出的 Anita Rée。德英雙語的介紹,這個出生自漢堡的藝術家一直旅居不同地方畫畫寫生。描畫了不少與她一樣身處異鄉的國外人,包括當中被名命為有顏色女孩的黑人小妹和中國籍青年。畫風從 Impressionist plein air painting、Cubist-Mediterranean landscape paintings 直到 new-look portrait;共展出 200 多件作品。

出生於猶太家庭,Anita Rée 算是處身個中高等家族,家裡做與印度出入口的生意。或者是因為美術館的排列安排,最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她自己的自畫像。幾張自畫像都紀錄不同時期的她,或者看起來跟 instagram 裡看到的 KOL 無差,每一張自拍配以濾鏡呈現出不同的自己。

喜歡 Kunsthalle 也有特別原因吧,我想,大概是因為它對不同展品附以不同的展示模式。讓我留下最久的一定是這個明信片區,除了因為書信模式特別讓我動之以情(很後悔當年在牛津最後沒有買下寫滿字的舊明信片啊)之外,也是因為她親筆的繪畫特別附加了感情色彩。如果畫滿字畫的明信片或信件在這個年代還可以順利送出嗎。在這裡刻下的年月和故事不知道她有沒有想過會成為大家隨手可閱的一章?(這也特別叫我想起梵高的書信系列,是不是因為我是個特別喜歡窺看人家過去和生活細節的怪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