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olve 九月穿搭筆記 / 我們甚至有做錯事的權利

一直一直的每天都在穿球鞋,有沒有誰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我總是看到漢堡大部分地方都在修路,大學前面的那條路簡直就是泥濘滿佈塵土隨處飛,最常到的咖啡店面前也在修馬路,無論是高跟鞋還是白布鞋我都不敢穿好了。我還發現他們的瀝青不像香港的選在夜晚鋪,日光日白就在動工。

OUTFIT DETAILS 穿搭日記:Tularosa Blouse

還趁「噠」一聲忽然想起就將夢境記下來。在白色退地的場地裡面,有人跟我在討論「應該怎去選擇」的課題。夢裡面當世界上面所有人都知道 B 時正確答案的時候,她讓我去選 C。我說啊,比較 A 和 C 當然就知道 A 不是答案,但現是在 B 和 C 的角力的情況下外邊的外有人都知道 B 才是最大機會是正答的時候我還要選 C?她說,如果你想要選 C 就選 C 吧,我知道你想選擇 C;就算撞板也好,喜歡就好了。我點點頭,在夢裡感到最暢快的鬆綁感覺,就醒來了。

所謂正確的選擇掌管了眼睛和大腦,我們多久沒有聆聽自己的內心,我們多久沒有勇敢的 follow your heart。

「A Right to Do Wrong」,Jeremy Waldron 說我們甚至有做錯事的權利 (我承認我是那篇文看太多遍結果睡覺都放不低),然後呢,然後我們還是如同世界裡所有害怕後果的人一樣,都一樣的 walk away 了。




Tags from the story
,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