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想起好些日子前的一個故事:人生啊就是把事情弄得很複雜然後無辦法解決

這晚忽然想起好些日子前的一個故事。

面對前面的男孩,我們彼此用了兩星期去掉初來乍到的陌生。起初的生埗感覺隨著一句一句的你好和再見慢慢淡去,我跟那個同樣在歐洲回來的女孩一起為蛋糕點蠟燭 (她在車站買來蛋糕),雖然他好像對於別人為他慶祝生日感到尷尬無比;我們好像從此成為唯一知道他真正生日日期的人。

穿搭日記 / OUTFIT DETAILS:
MOTHER The Drifter Sherpa Denim Jacket
(今季 MOTHER The Furry Faux Fur Drifter Jacket 全黑款按此)
Lovers + Friends Basil Midi Dress

後來,他給我喝國外旅行帶回來的茶包。女生的第六感無辦法再強多一點了,我笑著說:「你是跟她在一起吧,雖然我沒有見過她,但是這是絕對逃不出我一雙法眼喔。幫我跟她說謝謝她帶回來的茶。」他搖搖頭否認。當時,我以為這個大哥哥比較內斂。沒想到這是一件不能說的事。

後來的後來,我們聊天的話題愈來愈闊。關於他的工作部分上的細節,從天氣和吃飯說到背著很多公斤的配件在山上一直走著的事、著陸上岸的方法、海陸空軍的分別、如何開機關槍、槍械的型號以及很多我完全沒概念的事。這些無邊際的時候習慣在我們逢星期五下午飯後分享香檳或甜酒時說起,然而很多時候我們都在說電影以及在電腦裡打開有趣的視頻。除了開來的網店排行榜 (我當時完全沒想過有這種東西) 還有電影好片的排名,我得意洋洋的說原來我僅有喜歡的影片都有上榜。

我很記得當時喝著甜甜的白酒,剛聽完某首段電視裡面兒童唱的民謠,電腦畫面是剛搜出來的啤酒廣告照,以及他剛說完的一個用我聽不明白的語言組成的諧音笑話。他忽然認真的跟我說:「你或者年紀小,你並不知道世界可以有很複雜的事情。」然後他把話題一轉又說回去下屬必須要給上司陪喝和倒酒的民族習慣,然後跳回來說:「人生啊就是把事情弄得很複雜然後無辦法解決。」當時,我試著找一個最恰當的表情來裝出我嘗試明白。

除了讓她等,我知道他都沒有辦法提供其他有效的解決辦法。

後來我聽說,她似乎也一直沒有忘記他。

Tags from the story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