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真是很實際,懷念漂亮的超級市場和星期日無休息的商舖大街

來到漢堡,生活的節奏亦重新開始調整,沒有了從前的一種生活,無論是生理還是心理上亦需要重新適應。這些日子以來我已經重新習慣香港的溫度和速度,從牛津回到香港特別花費了一段長時間回到忙碌的生活狀態,也回到夜夜笙歌的顛峰;現在回歸基本,也是一場漫長的戰爭。單是沒有書店的日子,已經叫我苦不堪言。

一下子又倒回世界的另一邊,單是空氣的濕度都需要重新適應。起初以為荷蘭和德國相近的地方很多,很直接地認為語言相近、地理位置沒差多遠,應該會十拿九穩。至少先前在來過兩次也覺得靠著那丁點荷文基礎是聽得懂火車廣播指示;沒料到,在漢堡體驗到德國人似乎比荷蘭人更不願意說英語 (town hall 的職員很友善很 helpful 但每句都硬要先說德語才肯退一步說英語、電視全部清一色德語配音兼沒有英語字幕、大學裡面面對英語電郵還是會強行用德語回應);甚至在學校裡面也並不是 100% 可以靠英語進行直接對答,這更讓人急切感到德語的應用是非常的勢在必行。

最大困難更是,面對非英語的情況下本能反應就直接以荷語回應;大概是德語和荷語還是有很多近似的地方,很多時候會讓你改不了答「nee.」的習慣。超級市場貨架只有單一的德語指示,而且實際的德國人 (超級市場也真是長得有夠醜) 也沒有荷蘭一樣有看起來比較漂亮整齊的 Albert Heijn 和 HEMA;周日又回到歐洲式的定休日,沒有英國那種長開的 Tesco 和我最喜歡的 Waitrose。

住下來還不到十天對我來說似乎已經過了一整個月,現在開始要將生活慢慢的搬上軌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