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走得更遠的時刻,除了放在心上永久封存也許已經再沒有其他辦法

那晚在大圓檯吃著中菜,比我年長僅四個月的男孩 S 出現時大家異口同聲說最顯肥的橫間條紋之下他仍然瘦了一圈;席上拿了大部分時間來聊他的愛情史 (主要是我們發問)。他說要是我拿來當小說題材沒所謂,記得改名換姓就好了。

愛情來得輕、來得快;卻刮下最大道的痕跡。

聊到感樣處理和看待個人感受,以及,那個相知相交的人在生命裡面做成缺口的人最終以怎樣的身份和頻率在你的圈子裡活過來。很混亂的心理狀態讓我更莫名其妙的覺得那些劃過我們內心刮下最大一筆的人,怎能客氣的讓他/她飄散在角落的一端直接轉換為最不普通的過客;不然還能怎樣? 說到這裡那股強大的無力感又來入襲,我當然不會去看「然後怎樣」;從來都只顧相信不去顧全現在總不能舖出將來 (這或者就是長短期望之下構成的強大落差)。

對方可能一樣的在傷心或是受到傷害卻不知道你原來一直地受著一樣的委屈和憂傷,只是互相不知道;一句說話一個動作心裡面的愛藏的好好卻演出讓人看起來的傷害,你最大的愛變得了最痛的傷害那是多麼悲慘卻又無可奈何的事情。那個能夠在你心裡瓣出一塊的人,讓你平路的人生出現分歧路。因為各種限制和原因;不能走得更遠的時刻,除了放在心上永久封存也許已經再沒有其他辦法 (或者,我們都應該接受這並不是對命運的一種妥協而是最漂亮的定格好了)。

男孩 S 道出他的感受,那種百感交雜的情緒;那不太清楚的時間線,那最不能滿足的最大期望以及兩個人心靈最近的距離。

穿搭日記 / OUTFIT DETAILS:
Dress: J.Crew
Shoes: ASOS



Tags from the story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