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成名的15分鐘由我決定:Andy Warhol 最新紀錄片由他自己拍攝


關於這篇想要你知道的是:Andy Warhol 即將要出現在自己的紀錄片當中,影片名為《That Summer》;是個屬於七十年代左右的故事。
關鍵字:Andy Warhol、紀錄片、Göran Hugo Olsson


紀錄片一直都不是我最喜歡的範疇,但窺看一個人的生活和其人生的一部分卻是對外好奇的最好滿足。由自己來紀錄,或是人家來紀錄;得出不一樣的結果。這更讓我想起最近連日追看的《13 Reasons Why》,每個人都有自己的 turth (只看到 ep11 還未看完);結果如何還是看你如何看待。

Andy Warhol 這次的紀錄片由 Göran Hugo Olsson 自由發揮,採用 1970s 由 Andy Warhol 本人與 Peter Beard、Jonas Mekas、Lee Radziwill、Edith Bouvier (of Grey Gardens fame) 等人所拍過的片碎為本重構而成。在夏天出生的我對於命名為《That Summer》的片子特別有好感,,當中講述 20 世紀 70 年代藝術家和社會名流們如何聚集在 Andy Warhol 蒙托克 (Montauk) 開設的派對和聚會。加入 Andy Warhol 日記裡面的細節來講述關於 Andy Warhol 與導演 Paul Morrisey (保羅·莫里西) 共同以 225,000 美元 (2015 年以 5,000 萬美元賣出) 購入那 Montauk estate 所渡過擁有 Liza Manelli、Mick Jagger、John Lennon、Elizabeth Taylor 以及 Jackie Kennedy Onassis 的無數周末。

“Looks like the place won’t be rented until maybe August if Bianca (Jagger) wants it. People don’t like it that all the rocks make swimming difficult, and that Montauk is so far away. It’s not for sissies,” Warhol, June 1977.

對 Göran Hugo Olsson 沒怎樣的認識,在網絡上找到的相關資料大多關於參展過第 38 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的《Concerning Violence》(美麗大陸的暴力抗爭/暴力相關) (2014),以及《The Black Power Mixtape 1967-1975》(黑權運動吶喊聲集1967-1975/黑力量集錦帶1967-1975) (2011)。關於 Olsson 的都是剪輯相關的資訊,他藉瑞典電視資料庫的新聞片以展示非洲各國於二戰後陸續上演的民族獨立運動。1965 年出生於瑞典的隆德,在 Stockholm University (斯德哥爾摩大學) 學習電影,後畢業於 Royal University College of Fine Arts (瑞典皇家藝術學院);特別擅長剪輯,也愛用 A-cam 及 Super-16 film 拍攝。Olsson 這次利用他在擇下 Sundance 紀錄片獎的《The Black Power Mixtape 1967-1975》招數重塑 Andy Warhol 的故事。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你一早就知道:吃了家明,其實就等於吃了自己。

你一早就知道:吃了家明,其實就等於吃了自己。 從來不看電視劇集的我,隨時關電視去睡覺對我來說都沒有什麼影響。《天與地》的出現,我仍然是可以睇少幾集無相干;不過,我是喜歡的,有時間我便會坐下來看。原因: 這是無線拍攝的廠底貨 《天與地》本來好像是往年的台慶劇,然後推了一年,亦在台慶後才暗暗的推出;以向來鋤強扶弱的性格和站在雞蛋面向高牆的調子,必須支持不被看好的本地創作。 電視劇集驚見大膽議題 人吃人的題才老早在魯迅的時期已經大為廣談,現在沒有無線電視劇的推波助瀾,又會有誰提起這種(人)吃人的社會狀況。我們世界每天人吃人,誰吃人誰被人吃;你是家明,還是你吃了你自己? 你到底是誰,又或者誰都是你自己?是你吃了人還是你吃了你自己? 鼓佬:一個義正辭嚴幫人出頭力求為社會服務成為人民英雄的人擁有最惡毒的心腸最自私最保護自己,一個人到底要撒多少個謊來圓謊;謊話說一千遍任誰都不會再懷疑,那麼你自己呢? 黑仔:一個騙來騙去為錢可以賣出一切連自己的手也可以打斷不息一切的人卻最有良心良知,清楚明白知道還有欺騙自己最難;說要別人的原諒,獲得別人口裡一句原諒並不困難,只是你願不願意原諒你自己? Ronnie:一個人的內疚罪疚歉意可以去到那裡,已經不能挽回的一切(家明已死的事實),坦白承認會不會是最好的補償,你怎樣彌補所有人心裡的缺口?到底還是應該以他人(伴侶家人以及 Hazel)的最少傷害為最大利益的前題作思考? 雖然,我還是覺得:...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