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即叫即做自助早餐:超便利在地商務 Oasia Hotel Novena

今日來說酒店!酒店最叫人矛盾的是:不舒服就不好住,太舒服就會在呆在裡面不想出來。我們這次在新加坡換了一次酒店,一是因為工作關係跟 dr. yellowbean 住的商務酒店 Oasia Hotel Novena,後來我們就換到超棒棒的 The Club。

好,就讓我按時序先說一下 Oasia Hotel Novena。對於 business hotel 來說我似乎沒有期待,房間是大學方面訂的,我自己在 booking.com 看過照片,感覺就是傳統酒店的樣子;沒有不好也沒有很好就是。但出乎意料的是往後愈住愈覺便利而且酒店的早餐也實在叫人非常 surprise。

穿搭日記 OUTFIT DIARY:
LOVERS + FRIENDS X REVOLVE Caspian Shift Dress
DR. MARTENS Loafers

有一點我無辦法提供的就是房間的環境照,因為我忘了拍。住上以後亂糟糟到處到是自己的東西也就沒有想拍下的意欲;但可以說的是房間圖片跟網上可以看到的都是完全一樣 (這世代也應該沒有和圖片不符的情況吧)。以下我歸納幾個關於這酒店的好好壞壞之處,好讓大家要去新加坡的話也會有個參照。

1房間價格和類型選擇:Oasia Hotel Novena 分別有兩款不同級別共 4 款選擇。分為 (1) Superior、(2) Deluxe 和 Club Level 的 (3) Club Room 和 (4) Club Suite。Club Level 和沒有 Club Level 的分別就是特別可以享用全天候的 cocktail 和汽水、果汁等飲料而且可以在 The Living Room (6pm-8pm) 裡享用酒精飲品也能進入 22/F 的泳池;而房間裡也會有用來自我最喜歡品牌之一 Thann (按這裡重溫我一直高能推薦的落妝油) 的沐浴用品。

2地理位置:在電梯裡按 B3 就直接進入地鐵站層,通過商場地庫直通站口;非常方便。位置鄰近 Novena Square 和 Square 2,你要找的連鎖店、生活用品店、超級市場等都全部應有盡有。唯一嫌棄的可能是商場都是比較舊的類型,沒有很光鮮;但一樣有女生最愛找的新加坡本土包包和鞋履品牌 Charles & Keith 的分店。地庫的 food court (我們沒有吃) 每次路過都看到人頭湧湧以及在 tripadvisor 排名最高的咖啡店就在酒店旁邊。

3酒店環境:只有 lobby 賣相比較 modern,因為房間都是非常實務的類型。房間超多,但非常爆滿;非常非常多韓國和外藉旅客;似乎都沒有遇到香港人和中國人。旅行團也有,都是從韓國來的。或者是這樣的原固,所以有韓國 KBS 電視台 (英語字幕)。泳池 area 比照片看起來要小一點,如果要以酒店的人口來算 capacity 的話,密度就很高。

4早餐,一定要說早餐:早餐超驚喜。這個早餐 buffet 選擇超多,英、美、中什麼款式都有。芝士、麵包、沙律等的冷盤,到熱食的麵包、腸仔、飯、pancakes、多士、飲品果汁多元化,也有多款水果選擇;要什麼有什麼。雞蛋是即叫即煎的、omelette 也是可以挑材料即場做。最重要的是我們住了幾天看到他們基本上每日轉新款,新鮮感 100 分。



起初還一直以為 Novena 這個 area 似乎很孤獨,沒想到在地鐵站上蓋整件事就變得超棒,而且旁邊就有個 shopping mall 也是非常棒的配套 (後來知道商場也是跟酒店同樣來自 Far East 集團)。我媽上次到新加坡住在 Marina Bay Sands 金沙酒店完完全全沒出來,因為應有盡有這回事就讓她懶惰了。我自己今次也有走到Marina Bay Sands,完美的景觀也是非常棒的,不過堆砌出來的商場沒有了新加坡本土 local 的感覺就是了。

【Oasia Hotel Novena, Singapore by Far East Hospitality】
地址:8 Sinaran Drive (Novena) , Balestier, 307470 Singapore, Singapore
方便指數:★★★★
酒店環境:★★★

延伸閱讀: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巴士終站

那個人在那裡高聲的問,這裡到底有沒有真愛。差點都要哭出來,面前的路其實並沒有很長,拐兩個彎就從大型商場的門走到灰黑黑的巴士站;只是這個剎那,他的路好像要走上一輩子。看到那雙發紅的眼,碎碎的說著電影別要看太多,淚光似乎解釋了這裡沒有人懂得什麼是愛情,在街燈下昏黃地說明,還怎麼可能有真愛。那裡到底有沒有人愛你,又怎麼會知道呢?有時候我們連自己最基本的想法都不曾清楚過,我們又怎去想像另一個人心裡的潛藏故事。 巴士從遠處搖過來,他慢慢的從下層的樓梯走到上層,從窄小的走廊一直向後走,走到最空曠的角落坐下來。誰在這裡牽過誰的手,都沒有人再記得清楚。一個結過婚又離過婚的女人曾對我說,口裡說著什麼都不重要;一個人怎樣待你,你總會感覺到。她還語重心長的說,睡在你邊旁的人這一刻到底在想什麼,會是你一輩子都不會知道的事。口裡說愛你的,事實又怎樣呢?然而那個沒說愛你的人呢?又或者今天是明天非的呢?我怎能強迫一個人,我又怎能強迫你的內心。就像那天某個女生跟我說,她雙手捧著一只高傲的長毛貓,她抱住牠,看到牠懶洋洋地側目,甚至沒多看她一眼,像在說:你得到我的驅殼卻得不到我的心。 巴士走過灰白的隧道,一輛輛車安守本份地前進;我們還怎能退後。誰和誰之間到底存在著什麼,那根透明的線到底有沒有被扯斷,拉住線的兩根的人自己也不曾清楚。也許誰只想在你身上拿走一些他需要的什麼,也許誰只想將什麼寄予在你的身上。那可能是一份愛惜,也可能不過是寂寞和空虛。 我們永遠不會知道其他人的想法,也不會明白誰想拿一些什麼誰想給一點什麼。要放棄那種猜度和猜疑總是困難,執著要了人的命;總站到了,終點到了,他沒下車,他仍然抓狂地在巴士上對著外邊的玻璃窗狠狠的渴求狠狠的奢望這一扇窗以外在某誰的內心或者可能有著一點點真愛。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5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