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博物館] 大年初三 • 香港國際海報三年展 + 1000 年歷史 C/P 值超高敦煌展小事記

大年初三,天空一片灰,我的病還沒好(夜晚似乎因為喉嚨癢癢的而睡醒好幾次)。昨天想到文化博物館的海報展和敦煌展覽,因為 C/P 值非常高;香港文化博物館只有初一、初二閉館,與其睡不好就起床出發去逛逛。

心裡最大目標是海報展《視野 — 香港國際海報三年展 2014》(至 2015年3月2日),因為好幾個朋友說那裡有藏非常不錯的大大小小海報。其次是最近聽朋友說非常值得細看的敦煌展《香港賽馬會呈獻系列: 敦煌 ― 說不完的故事》(至 2015年3月16日)。後來,到場後發現還有我沒看過的李小龍展覽《武‧藝‧人生 ─ 李小龍》(至 2018年7月20日),腦海裡有點印象當年看過的是羅文,不過似乎都在 2013 換成李小龍了。

購買連特別展覽(敦煌展)的門票才不過 HK$20(普通門票定價 HK$10),在香港逛博物館真是超級划算。購票人潮超長,本來閃過要放棄敦煌展念頭;不過熱心的工作人員說展覽期只得 4 個月,而且還餘下不到一個月時間,所以就要抓緊機會啦。

結果,沒錯的當然是逛敦煌展的人真是超級多!感覺跟在新年逛 Tate Modern 一樣超擠擁。基本上我只能說可以隨著人潮前進後退,不好意思停留慢慢的逐一逐一的小心看,但訊息量真是超夠。900幾AD 左右的中國歷史我基本上我只是個菜鳥,看著那是 2D和 3D之間的東西我每次都覺得很喜歡,另外特別學會了唐朝開額這回事。臨摹作品相似度超高,也有少量實時舊年代小物困在玻璃櫃裡。我只好說比較海報展來說,敦煌展學到的東西真是超多,敦煌石窟實在有很多值得了解的地方;超過一千年的歷史就以能親近的文字陳述人前(但如果人流比較少就逛得更愉快啦)。

海報展相對來說人流少得多,有種寥寥可數的感覺;大概只有敦煌展的十分之一(李小龍展大概有敦煌展的五分一人流);跟敦煌展的熱鬧相對真是完完全全兩回事!海報展是前向發展,敦煌展是 playback 往後面看。一個是靈感爆炸抓住新鮮感讓你開闢腦袋新地方的設計事項,一個是歷史痕跡無數人力腦力合力而成的文化匯集大 project;兩個各有特色。海報展是甜甜的,敦煌展就來得有點 heavy;我帶著對海報展有期望的心前往,回來後卻一心記掛沒能夠慢慢停留認真看過夠的敦煌展啊。

好啦敦煌展我就沒拍照啦,不過海報展我就拍低了幾塊比較 inspiring 的作品。關於 poster 們的作品名稱畫家和細節等,把滑鼠放到圖片上就看到啦。關於展覽、藝術品和博物館本身,可以到香港文化博物館看看啦。

http://www.heritagemuseum.gov.hk/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悼.也斯 - 要怎去接受這是道別的一種

要怎樣選擇不道別。我就連一句一路好走都說不出來。誰都說你到了沒有痛苦的另一個新世界,或者真是這樣的,你現在很好很好很好,不過我還未能接受這是道別的一種。或者我還嫩,我不能接受失去(這個時候你或者會笑著說要接受要放低,拿著不放到頭來什麼都得不到),可是怎去叫我們接受有種別離是永遠不會、不會再見。 我發覺你比誰都喜歡這個世界。這樣美好不美好呢,你常說,你說只要自己覺得美好就好了。 每次見你你總是一臉笑容,強而有力的笑容;多感染我們,多感染世界。我常常感激可以遇上一個讓我打開心裡大門的良師。畢業後我去了荷蘭,那個時候的文學課跟香港的很不一樣。你叫兆昌給我送來兩本你的詩,我在荷蘭的太陽下讀你的詩。你說要我可以將另外一本送給同樣喜歡詩的荷蘭大學同學。嗯,我在心裡說捨不得。 回來香港探你,你請我喝茶。很多時候我們都談畫,你說文學是什麼,你說文學的表達是所有。我們聊到 Edvard Munch,說到那三個女人的畫。我們笑,我們笑人們像你像我像所有人總是會經過喜歡 Edvard Munch 的啟蒙時期。你叫我讀《Rembrandt’s Hat》,我還沒讀。這些年來,我在荷蘭讀過很多關於 Rembrandt 的畫作和事跡。那時候,我在...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