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必須記下來的是一件讓我樂在心頭的事:他們領養了一個中國女孩

一直走了很多的路,現在要到牛津市中心都鐵定選擇走路模式;來回共約 3 km,就在夏天還沒過去以前,好天氣沒脫離以前,絕對不乘車。心頭裡有很多想看的電影,包括 2001 年的《Donnie Darko》(死亡幻覺),也有很多想讀的書,而且我還沒看完這次的《1984》。另外就是最近看了一套很發人深省的美劇《The Leftovers》,敘事角度和手法精彩、懸疑角落留放自如;沒有答案 open ending 的故事要恰到好處其實很難,但卻是實力的表現。糊塗揮霍掉的時間,指縫之間流走的點滴大概就是這種。

* * * * *

另外,必須必須記下來的是一件讓我樂在心頭的事:早前有份兒替當年在荷蘭認識的女生將小幾十條短問題翻譯成中文,同時因為應用在國內,也換轉成為簡體字。那是一份非常詳盡的問題表(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形容但那是三十條左右的詳細問題列表)。

那個女孩比我年長至少五年多一點,長得清純秀麗樸素好看,比較其他 PhD 圈裡玩得瘋狂抽大麻喝醉的男男女女,她給我的感覺總是在外邊圈圈的一個。她沒有成為很核心核心的玩樂會員,所以我們也沒有經常踫上或見面。直到剛好幾個月前跟 Yellowbean 為著小小的翻譯,我才知道她結婚了,在家裡已擁有一個年紀比較大的小男孩以後,他們正準備領養一個小女孩。被領養的是個中國藉的小妹,問卷上的問題是大概是她看了被領養女孩的基本資料後,在接走她那天拿著到去孤兒時想要問領養中心/孤兒所時用得上的。我從那些問題中得知女孩心臟有毛病,施過手術;也因為這裡知道在孤兒院裡的小孩都有偽爸爸媽媽的角色扮演,小女孩在院社裡還有個腿患毛病的哥哥(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同樣都是角色扮演的部分之一)。也由於院社給他們的小冊全部以中文寫成,她拍下了看簡單介紹後希望我們可以給她翻譯;那段小小的形容給我感覺像範文也像教科書。

完成了任務以後的我一直在想,為什麼世界裡總是有傷害然後總是有大愛。我不知道為什麼那些小孩為什麼會變成孤兒,也不知道殘疾到底是不是導致被遺棄的原因;不夠健康的孩子不是需要更多的愛嗎?那些骨肉分割難道不覺得痛?又或是父母雙亡的悲劇在這世界上實在太多。但我每每看到他們朝氣蓬勃的相片我就樂起來了,我慶幸這個世界還有大愛。我現在在 facebook 裡常常看到他們一家四口幸福美滿的畫面,看到小女孩在陌生的國度有更好的生長環境。或者,她前半段的路讓她好痛苦走得好累,但我知道她現在活起來無論在外在內都比較從前加倍優勝;因為圍繞她四周洋溢裡的都是沒有尺度沒有分差沒有問回報無條件付出的大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