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程到英國的十三個半小時和飛行讀物《強風吹拂》

從香港飛回英國花費的時間跟想像沒太大出入,十三個半小時的行程只要心裡默默接受了的話也不會覺得太離譜吧。告別的時候都沒想像中的依依不捨,只是心裡有時覺得回程的車裡如果有我就好了;大家可以高高興興地去吃個宵夜或是糖水,不用離別。

每次步入離境的關卡以後就變得趕忙,我也沒有那次是很從容地上機的吧,每次都滾水淥腳趕頭趕命。來到閘口,可以登機的話我都喜歡先上飛機,安放好行李(這次我用 tote bag 裝好電腦、揹一個小背包,還帶著一個他們本來就想我掛在頸上不用雙手都在忙而我卻不肯掛上頸上的那個或者充滿了燒鵝味道忘了套毛巾套的吹氣頸枕)就開始睡覺。基本上每次起飛以前我都已經睡穩,起飛的剎那會被氣壓弄到半醒,直到第一次派餐才會真正的起來(不得不說的是起飛前在軌道上滑行作準備的時候是我覺得最好睡的時候啊)。

飛機餐我現在大概都不再吃了,原因是不知在那次那時那裡聽說過飛機餐有很多細菌;自此以後我或者就只是包裝的巧克力或是在很想吃水果的時候吃那密封包括的水果和甜品(或是半夜最喜歡派的雪糕)。飛機上七成的電影我都已經看過(至少去程到香港的時候一口氣看了三套)、有一成我想留在跟 Yellowbean 一起看、有兩成是不想看的選擇。最終點了在英國應該都沒機會看到的港產片《同謀》;然後在飛機上持續地睡了差不多完成的十個小時(直到準備下飛機前一小時的派餐)。

離港前一天我還打算在書店買幾本張愛玲來讀,也以為自己看厭了村上春樹的調子。結果還是不出所料地買了完全不能想像內容的《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為了看他那人生觀和對世界的形容);沒有買祖師奶奶的,因為看起來好像差不多每本都讀過;還多買一本 CCL 推介,日本女小說家三浦紫苑所寫的長跑小說《強風吹拂》。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