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20131207 關於婚宴、喝酒(醉):

關於婚宴、喝酒(醉):

  • 新娘子出場的時候,我坐在走廊的一邊。靜靜的看著她爸爸帶她出嫁,好感動的畫面,好漂亮的女孩子。「喂好久沒見了」我高興她竟然一邊出場還看到我在觀眾堆之中。「這晚的你好漂亮啊」我將我的祝福隨同讚美一次過目送她。不知道她有沒有記住,但我記得住那分鐘的她。
  • 啤酒喝完,別天醒來會肚瀉;紅酒喝完,吐出來像紅豆沙(紅豆沙比喻是 guitar hero 親眼目睹以後跟我說的,那時候還沒體驗到)。喝到一半沒有再喝不好喝的紅酒,然後在混亂中不知怎的酒杯裡的紅酒換成了啤酒。
  • 喝太多便會將每個可以躺的地方都視為床鋪,心裡渴望立即昏迷;可是酒醒以後卻再睡不了(實際上就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在酩酊大醉之後睡得穩)。
  • 吃早餐時右手抖過沒停,我以為天冷沒穿夠衣服,穿上外衣後仍然抖著 share 那只超好吃的糯米雞。頭腦轉得慢,走路的時候覺得浮,什麼都想點頭(因為搖頭比較費力)。
  • 花費二十小時後才慢慢開始覺得沒那麼呆(但仍然很呆),反應緩慢得很。午夜場看《掃毒》(當然我覺得是《揮春》)竟沒有哭,啊,眼淺如我卻沒有哭(劇情牽強我都接受,我喜歡當中寫的那份情同手足的悲歡離合)。
  • 「XXX 你吃不吃乳豬?」「吃。」「自己夾!」然後他把乳豬塊飛到你的玻璃碗。然後你用西蘭花換另一片帶子,你覺得西蘭花在白色的碗裡像個小森林。然後你說你看到雞然後看到檯面上的炒飯。朋友說雞和帶子之間應該還有許多菜式,你才如夢初醒的想起或者有出現過翅,你說「或者」。
  • 他們說我差點沒趕得上拍大合照 / 誰用鐵頭功把洗手間的掛畫玻璃撞碎了 / 「你以為他撞畢家索啊蒙娜麗莎啊通通不是他只不過撞上普普通通一幅街景咋」 / 誰打碎了酒杯如沒誰把誰拉住手便拍上去了 / 說我反對和唱阿牛 / 發呆和燥動參半,站不穩和坐不好各有一半 / 反而很記得手機屏的密碼
  • KWL 在 facebook 裡找到那晚的境況,她說那段沒有我出現的片斷裡她看到我的手(而重點是她竟然比我還認得出我的手)
  • 以後便了解誰伸手拯救和誰加一腳摧殘的分別實在太大 /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 「這種情況不就是很高興的嗎,你覺得高興嗎?你覺得高興才重要。」
Tags from the story
, , , ,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