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 吃食] 人來人往的西洋菜南街已經不一樣了,kazoo 和海南雞飯

必須要說的是,我每隔幾天都會大叫一次好想吃海南雞飯。我對海南雞飯認識不足,都不清楚自己喜歡吃新加坡式的口味還是泰式的一款(我都不沾醬料只吃原味的雞),但我就是喜歡海南雞飯的雞和海南雞飯的雞油飯。

好幾年前元朗大會堂那邊有一堆小店,當中有所很光猛的食店,只賣海南雞飯和豬頸肉飯兩款;人來人往,買外賣的人很多,份量很足;賣飯的哥哥把雞起骨起得完整無缺優雅分直迫一百分滿分,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海南雞飯。言談間知道賣飯的哥哥(也就是店主)其實是個喜愛夜蒲的朋友,樣子像個黑幫大哥,沒想到煮得一手好飯吃得大家喜氣洋洋。它結業後就只有南朗山道熟食市場裡的《芭提雅 Pattaya》(舊文按此)讓我覺得好吃,沒料到除了跑到黃竹坑以外還可以去吃《泰妃雞》。

這個年頭第一次跑到旺角,西洋菜南街給我的感覺已經改頭換面。舊年代有個白化病的伯伯在地鐵站出口附近拉二胡,也有個長期在彈 banjo 的人;現在都沒有了。街頭多了很多奇形怪狀的表演,大播哥哥(張國榮)的歌跳舞的中年團隊,又或是那個曾上電視拍過宣傳片的結他男;還有很多擺擋拍照的人群。我們先去買了那個讓很多大狗小狗都很興奮 kazoo,還有雪橇狗追上來(還差點要把拿著 kazoo 的 WKF 推出去跟街頭的朋友 jam 歌或 battle 了)。

《泰妃雞》的食物都很普通,串燒基本上就可以不吃,但海南雞飯也不錯。近年來總是在較麻甩的地方找到好吃的海南雞飯,男孩們總是捐窿捐罅找到不錯的地道食店!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生活] #20130909 - 就算不 let’s go 也 move on。

把頭髮剪了。多年來我都是個喜歡留著一把長頭髮的女生,好像只有二零零九年前往東京的那次把頭髮剪到這樣的長度。世俗裡或者都不把這當成短髮,但對我來說已經是接近最短的短髮了。 忽然流出好想剪的念頭。忘了自己先前好想試試 dreadlocks(當然事後討厭明白應該不適合我這種太喜歡享受洗頭過程的人);說剪,就剪了。我罕有地這樣爽快決絕。 一直好喜歡 off shoulder,這讓我想起懷舊世代裡的女孩們。復古的六七十年代,那種花布格仔的時代。《Midnight in Paris》的故事太狡猾,讓夢想都成真;可是現實世界裡只有 cliché 的白日夢。 跟 KWL 一樣是心靈調查部的團員,第六感很準確,心思細密(她做事絕對比我認真,我只屬選擇性細密)。層層地揭開奇怪的面紗,都怪我對小事太著迷。 「就算不...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