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辦-法-阻止那場必須要下的雨

從小到大都有一個壞習慣,很多時候糾結於某件事情的時候;心裡不是想渴望得到什麼,也不是祈求什麼不要發生,我總是特別(或是只是)希望可以回到特定的時間。

尤其記得的是,某次下大雨無辦法到歡樂天地(嗯,好了,都不再是我的年代,現在就連冒險樂園都不是小朋友的玩意);我扭計就扭得一個天昏地暗。也許小時候不知道,不過現在想回來,那場大雨應該是暖雨警號或是颱風之類強橫又可惡的東西才不肯把我帶出去。結果我就一直沒停的扭啊扭啊扭,踢踢這個踢踢那個,完全是個又哭又鬧嘈嘈吵吵讓人覺得可怕的小孩。大家都說下週末再去吧,我都沒理會;在廚房看出來的是這個可怕的小東西踢這踢那,家人都呆了沒理會。在我身邊可憐的人們啊,都要強行被迫接受我的橫蠻。我總是幹這些與人無益的事,極終地撤野。

問我想什麼樣,我卻就是要停雨現在馬上去。怎麼可能,那都是沒可能的事;誰都不能掌管天氣,誰都不是大地之母。結果我無理的要求總不可能有實現的辦法,而我就只懂強烈地要求現-在-停-雨-就-去。多野蠻!不要問我想怎樣了,也不要問我不想怎樣;我-就-只-想-回-到-那-個-不-下-雨-的-時-候。

結果人一輩子就是扭那些沒辦法掌管,沒可能回頭的事情。向前看向前望都不能填補我想要的缺口,就只管尋找那不可能尋到的辦法。從來都沒有什麼很想要得到的欲望,也沒有什麼特別不要做的事;唯一就是往那個死胡同裡轉;為了想要回到可能改變這一刻的從前。像一個七、八十歲的老人,只懂想著回去的路。可是啊,就算上天真的讓我尋得一條回去的路;回去以後,我也無-辦-法-阻止那場必須要下的雨。

謝謝那個無論我怎一直扭計撤野(就連檯面上那士多啤梨發霉也想要抱怨)也一直守在身邊的人。(但檸檬和士多啤梨忽然在木檯上發起霉來的確是件很叫人洩氣的事情吧!)

2 Comments

  • Know exactly what you mean by the ‘lemons & strawberries’……! ;-) Though, I too often think when my mood is affected by tiny things like that, that’s a reflection of how empty/unhappy my life has been. *UK life*

    • 啊,你說你明白我就安心好多(我差點以為只有自己會為小事牢騷);英國濕氣重絕對是讓人憂鬱的成因。悶悶不樂的時雖然會覺得有種好 empty 的失落;不過有時細心想,在香港有太多繁忙都是不需要的。跟朋友聊聊天,曬曬太陽;其實都夠滿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