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3 - 就像我們上次在 whatsapp 比較誰能買一個更大的橙一樣

  • 記夢。夢裡我被吸塵機怪獸將穿著家居服的我的手手臀左吸住,嚇醒。是不是把艾倫坡讀得有點太多,風吹過來也覺得有種動彈不得的滋味。
  • 如果我將變成一種家庭電器,我想,那一定會是洗衣機。
  • 最近喜歡用帶有薑味的浴沐露,是種提醒爽利的味道。
  • 母親節。媽一早就給我發了 whatsapp 說不要送花,我在這邊點點頭,就欠她一份小禮物吧。母親節當天一樣的過,她在香港,我在英國。也沒有什麼特別要的慶祝,也沒能一起吃飯。不過我們聊了一通好長的電話,從那時我在香港家裡開派對聲浪太大被投訴過一次以至新買的褲子是什麼顏色。還說到,Uniqlo 香港和 Uniqlo 英國是不是在賣同一樣的貨品。就像我們上次在 whatsapp 比較誰能買一個更大的橙一樣。
  • 天氣反常,前兩幾還是熱得可以穿起短袖上衣就衝上街的日子;現在忽然轉冷,時雨時晴不定,果真是英國。
  • 來英國前,朋友在我家陪伴我執拾細軟。整個家都搬清光的那種。我將(暫時)不要的東西都送到 yes-storage 的迷你倉。CCL 指著那把我將放到行李箱的 Mary Katrantzou 縮骨遮說:「英國人都不用這種。他們把長傘甚至不撐傘。」現在我都明白了,牛津的人真的每一個都拿長傘子。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或者,在某個不再特定的日子

或者,就是要慢慢的經歷過年月的洗禮,才能心領神會沉默的必須。 曾經我都力竭聲嘶地狂亂過,就在那個十字分岔的路口。站在最極端的前面,一直向前跑。那個時候大腦都無法運作,也不清楚需要抓住的是什麼;以為一直跑就好了,一直向前就好了;只要不停的跑不停地跑,就可以縮短當中的距離。我明白我曾經走得太遠,也離開了太久;想回去,伸出腿就去跑;怎料愈跑愈前愈跑愈遠。也曾經以為某些可以把某些代替掉,也以為過同一件事再次發生的時候我必須選擇另一條道路;結果我錯了;因為某些核心的事實是無法被取而代之的。 要成就最愛演的莎士比亞就需要勇氣來成就悲劇;拿著愛與恨血與肉流過的眼淚太多。靜靜的寫當天發生過的事,眼睛都要流下眼淚。或者是誰太記得誰說過的話,經典而無用的畫面被壓到最底最底卻沒有褪去。或者,最應該 desperate 的時候都過去了;那時間熱唱過的歌手都不再當紅了。那些若有若無淡淡流過的日子,原來已經封塵了。 某誰說過那些被命名的過去的東西是永遠都拿不回來的。 發呆的時候,我會將人生視為一張無以名狀的清單。好好點算身邊我所喜愛的個體,記起每一個愛護自己的人;點算可以依靠的肩膀。這些沒有嫌棄揹起你或者會太重的人,這些一一將你當作珍寶珍而重之人。 誰與誰曾經在深夜跟你聊過無數無聊的笑話,誰和誰曾經跟你提及人生的瑣碎;百無聊賴到頭來都是必須品。 就像我剛看到前面一個拿著兩杯星巴克咖啡來騎著單車的女生;我想起我差點曾經用上筆記本來記下你喜歡喝的口味。或者,在某個不再特定的日子,我會再簡單的確認一下;你喜歡喝的,是不是仍然是那款口味。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