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 #20121217 – 特別漫長

過早起來的一天總讓人覺得特別漫長。從英國走來,沒有誤點的飛機與火車,的士還比想像中要早一點來到,焦急的司機,很快駛至目的地。

世界似乎界於停頓的邊緣,度過這麼久的光陰才不過是指針剛踫過十二。如果你沒說我還想不起這是荷蘭。

跟英國來的 F 談到 2008 年的倫敦,那年的聖誕,那年的人群以及吵鬧。

時間的漫長,歲月的走向,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腦海盛住的記憶太多,忘記了的也太多。想起和無法想起的,都一直往後擠,往後擠。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