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Barcelona, Spain: 4 到西班牙 Market of la Boqueria 熟食市場吃早餐 / JUNE JULY 2010

巴塞羅拿早上的時候好像沒有那麼好陽光;雖說這裡差不多任何時候都陽光普照,但是總有沒有那麼激烈曝曬和非常地激烈曝曬的分別。走向非旅遊區大街的地方,人聲沒那麼沸騰,感覺帶點清新。酷愛小巷給予的寧靜,只是同時也很喜歡大家熱情的喧鬧。

汽車跟歐洲一樣是司機坐在左手邊的,但是在行人路綠燈卻沒有行人時,駕駛者也是可以轉彎劃過的。當然他們不像台灣般來勢洶洶,倒是有點像日本的慢慢的慢慢的。只是我一直也還未習慣,也許是香港和英國-我不肯定英國到底是不是跟香港一樣-的行車方式對於我也太過根深蒂固,而我總是還未能正確分辨汽車在那個距離以那個時速駛過來才對我有威脅。

不同地區的駕駛方式總是很容易惹非當地人的誤會,某一次意大義教授說義大利汽車閃燈是代表:我要衝來過了請避開不要來。義大利教授說他曾經在英國學習駕駛,看到英國人常常閃燈便覺得英國人很 aggressive,差不多每輛車子都表示會衝來過。後來才清楚英國人把車子的燈閃著是代表讓路請過,這樣的文化差異有時倒是有趣的。

Market of la Boqueria 是一個古老的地方,一個有食肆群的古老市場。那是一種舊式的古老市場,濕貨和乾貨分到兩邊,在右邊有一些像是台灣士林夜市一樣吃東西的地方。當然,圍繞老街市外邊都有一所所小餐室,吃的都是差無幾的小食咖啡,只是走到裡面去吃的時候還是有另一種地道風味。圍繞老街市走上一個圈的時候,忽然覺得這種帶點老態的市場比起超級市場來得有感情和生活化,只是這樣的地方應該沒有很多可以保留下來。

要是香港能夠保留舊有的建築物那是多麼值得高興的事,我說香港地迫不夠就倒不如在舊有的建築物上加建吧,不用拆卸重建;當然這都是空廢的說話,有幾多古老建築能承受加建,而加建後的樣子又會變得非常奇怪-當然我是情願有奇形怪狀的建築物也不願意失去了古舊的特色-。只是歐洲大陸你每走一步都是一份精緻。這種情形是我們香港人只能羨慕而不能擁有的。

沒想到街市的食店都有賣酒的牌照,還是外地賣酒的情況不是跟香港的一樣;這些東西我都是不清楚也沒有去深入研究。隨便找了一所古老的店子坐下來,那些坐位把小店包圍的設計的確令我想起了士林夜的市風光-可能大多數街市食店都是這樣子而我是不知道的-。餐牌是沒有英文的,雖說是以料之內的事;只是那種太有西班牙特色的食物我們是難以單靠從字面而估計得到的。最後指點了幾個不同的 tapas,味道跟在荷蘭吃的是兩碼子的事-這個時候很好奇香港的西班牙菜到底又是如何-;荷蘭的西班牙菜都混入了荷蘭人的口味,和老街市的正宗西班牙風味是有一點距離的。

延伸閱讀:

情迷巴塞羅拿|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16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Les Fleurs du mal” - 010 當時世界那麼小(零零年代愛情故事 1)

「此刻他不需要她了。他覺得,她完全不像她的氣味在他心中幻化的形象,彷彿這根本不是她,而是另一個人。他喝完咖啡,就十分沮喪地回家。」記得《百年孤寂》裡是這樣說。 他們在很久以前便認識,她當時把他稱作 M(不是後來的那個 M)。 那是個無聊的夏季下午,彼鄰都是互不認識卻一樣因為悶熱而流著汗水的高中學生。渡輪似乎游了比預定六十分鐘還要長的時間,她們在船上玩透明的樸克牌,偷偷看著遠遠的男生們,包括 M。 那個時候 bluetooth 剛流行,藍芽可以讓你偵測身邊同樣開動藍芽的人;可以連上、可以對答。那是零零年代初的事。她拿著跟 M 一樣款式的手機,費勁地想像藍芽無限的用法。搜尋畫面看到四至五個藍芽使用者(當年連線並不穩定,所以有時看到四個、有時看到五個),不過她們並不知道那有沒有包括 M。縱然有,兩個女孩也根本沒有開口搭訕的本事;她們怕羞怕事,從來都不跟陌生人對話。況且,當時的科技也沒現在的隨便(當時的她們更沒有想到他朝的科技會讓關係變得這樣隨便)。...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