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十年來,無法再見的四個人。

已經十年了。也許,我從來從來都沒有去接受或承認有些人從我們生命之中離去。

有這回事嗎,他們到底從那種型式的通道步往另一個世界-如果真的有另一個世界的話-。這些年來,多多少少的人沒有再出現在我的生活。從不像既定的白畫和黑夜,沒有必然的交接出現,誰跟誰再沒有再沒有跟我的生命線有任何交錯,我們卻沒有好好的說句道別。這種再見與一路好走都不易說出口,我只能靜靜的祝你好。我已經二十多歲,我還沒有弄清楚什麼是死亡又或失去。成年人都懂得接受,大家都明白事理,滿滿的祝福,盡量放開懷抱,抑壓著不快樂的因子,嘗試去明白世間的運作。而我卻像個厭食症的患者,什麼都營養都沒放進自己體內,拒絕真相。

這種永遠不會再見的別離到底是什麼,我卻想想妄想他們通通會再次出現於我的面前。這種消失到底是什麼,是沒有前進與無法逗留?這種失去又是什麼。

我知道你們沒有走到很遠很遠的地方,你們一直在心中。

致:這十年來,無法再見的四個人。你們的關懷與溺愛,我都清楚。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 ,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好地方推薦|冷門野餐場地:背山面海的摩星嶺配水庫臨時花園

相對其他周末滿滿是人的熱門野餐蒲點,這裡的的確確是另類的清幽好選擇。小貓幾只在野餐,路過的跑步健兒,行山的小團體,以及幾個放飛機的小型飛機愛好者組成的悠閒畫面;是我們喜歡這裡的地方。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