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看美劇|《American Horror Story: Cult》第7季第11集結局 (2017):邪教終章母愛偉大


American Horror Story: Cult
Season 7
Episode 11 (Season Finale)
Great Again
I know he is very charismatic, but it’s all lies.

第七季終章說來就來,承繼「美國恐怖故事」裡面的殺人、混亂、扭曲的心理第七季裡面的古靈精怪也相對變得很細微細眼,政治控制相對來說普遍得多了,大概單是 Trump 的上任已經是美國人最大的恐怖故事。(小心以下劇透)

香蕉姐本來就是個精神病人,假想和幻覺讓她自己陷入恐懼之中;倒是最後一切的可怕變成事實,她反而可以拿出勇氣刺穿那個叫她瘋狂的按鈕。因為是實實在在發生,她才能舉手抓破那干擾她生活平衡的一切。這裡給我說明了,人生經歷高低不較你變得可憐或可怕,最傷人的心莫過於是你自己心裡面的幻象,以及你自己妄加給自己的驚人恐懼和壓力。

殺了兩個人(Speedwagon 與 Ivy,也算是間接殺死保姆 Winter 吧)為了確保自己跟 FBI 當臥底的交換不因地區警察的小調查而毀,純粹為了報仇和擁抱自己想要的東西:話事權和兒子(想要話事權到頭來也是為了保護兒子吧)。

最後畫面 Ally 穿起大袍,來與女生們開女巫集會。一個 cult 的末落正是因為另一個 cult 的崛起,無辦法改寫的是終究要用教主來打敗教主,沒有了信仰這一依歸,實在很難讓人團結。所謂 better world 都不過是推倒前事的動力,最後的 boss bitch 是不是真的可以 built a better world 還是未知之數。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有孩子的母親最好不要惹;母愛的力量並不止戰勝精神病、不止做臥底間諜甚至殺人,更是可以為了你有更好的世界而全力重建。

延伸閱讀:

上回提要

其他電視電影 我所看過的所有【電影】與【歐美劇集】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20130428 - 陌生的世界裡共通的東西太多

最近有一只貓經常在我家公園溜澾。不知從那裡跑來的貓,黑白色的好漂亮,頸上有一個叮噹;有人養的。從小草地的一邊走到另外一邊,我從窗戶中看出去,牠就在外邊懶懶閒閒慢條斯理的散步。打算推開玻璃看一下牠呢,牠就跑了,好快。想起了從前在香港玩過別人的貓,軟軟的毛,把手扒在牠的小肚肚,牠就肉隨砧板上。喵你兩下,把你當成一個親愛的人。我摸一下牠的頭,說我們拍照了;然後牠正眼看著鏡頭。多可愛的貓。曾經以為我會養一只貓或狗,不過沒有(我不敢說「最後沒有」,還不知未來會不會有)。 Prof S. 有一只貓,正確來說,他的家有只貓,但那只貓不是他的。他說,那是街頭那個鄰居的貓,常常跑過來;所以他就開始買了貓罐頭。貓貓常常走過來,除了在花園,也會跑到樓上。那天我們小聚會,貓都在,牠就像在自己的家一樣的躺。Prof S. 一家也喜歡那只貓,不是他的貓,但他養的貓。 說起紋身的事。前幾年一直有這個念頭,可惜一直都沒有狠下決心。紋什麼呢,這都是一生一世的事。結果都沒有做。那時候想在皮膚寫下「Les Fleurs du mal」,因為我喜歡 Charles Baudelaire。我現在還喜歡他,但我怕有一天我不再喜歡他;就像所有喜歡過又啟發過的人。但,他們都成為往事,成為過去了。 關於紋身,我想起了一個朋友。那才是剛相識沒多久,全部人一起去唱卡拉...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