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known] 那些事實不會是事實的全部

那個時候我們是這樣說的,

為什麼要把事情弄成這樣複雜呢?我們不就是只是簡單地用做自己喜歡的事麼。這麼多的計算,這麼多的推測,先下了一道牆又是為了什麼。我們只想將黃色的放到黃色的位置,綠色的放到綠色的位置。你明白不明白。

我們總是感激有一個人可以讓我們肆意地做自己喜歡的事,讓我們做愚笨又無能的事。

世界裡有太多錯置,有太多錯位。咖啡樽裡沒裝好咖啡,而你的咖啡杯裡是我的茶。我不能抓得住過去的所有。就像某個新相識卻很投緣的朋友說:「我就是不停的 click 著那個 facebook 來 say no」。無論我如何力竭聲斯的說 he doesn’t care,也沒有人能夠明白。像我們這種又愚昧又倔強的怪物,或者直接又簡單的答案會比較好。但其實,什麼都沒影響;因為這種難平衡又自負的笨蛋,否認沒畫公仔畫出腸說出來的事只不過是不願意接受現實的一種。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在東與西之間 2014/08 德國柏林:08 愛喝酒同好會精選 Absinth Depot Berlin

關於 absinthe,我知道我一定可以說上很久。我常常有種類近寫讀障礙一類的錯覺,看到中文字的時候很多時候會轉次序倒轉。例如:主教 / 教主,手長 / 長手,以及我知道很久卻一直都沒糾正的苦艾酒 / 艾苦酒。平日說起的時候總會說 absinthe,因為我知道我只要說成中文,就一定會說錯(沒有例外)。
Read Mor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