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語 #20120710 – 我的週末小記

  • 星期四上午
    上了一個白玫瑰 bamboo 的小插花班,面對花朵總是會叫人感到朝氣。
  • 星期五下午
    參加 CHANEL The Little Black Jacket 香港站的開幕派對,展出超過一百張由 Karl Lagerfeld 操刀拍攝的照片。從東京到紐約到台北到香港。詳情按
  • 星期六下午
    Nike Training Club 的魔力太大,跟大家一起做運動的感覺極好,還吃了一杯好吃的 Smile yogurt;事後我立即買了一張 Nike yoga mat。
  • 星期六傍晚
    開始在 IFC Pure Fitness 做 gym,做運動的感覺太快樂了, 帶來的 muscle pain 也叫人感覺好幸福。
  • 星期日下午
    到 Langham Pure Fitness, Langham Pure Fitness 的地方比起 IFC Pure Fitness 來得大,但機器沒有 IFC 那邊的新。雖說看電影的話那個小型的電視機方便一點,但總括來說都是總店 IFC 比較好。
  • 星期日傍晚
    Chung Spa。Muscle pain 縱是叫人感到很幸福,但還是耐不住。
  • 星期日晚上
    跟 ahyi、siuying 晚飯。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Les Fleurs du mal” - 010 當時世界那麼小(零零年代愛情故事 1)

「此刻他不需要她了。他覺得,她完全不像她的氣味在他心中幻化的形象,彷彿這根本不是她,而是另一個人。他喝完咖啡,就十分沮喪地回家。」記得《百年孤寂》裡是這樣說。 他們在很久以前便認識,她當時把他稱作 M(不是後來的那個 M)。 那是個無聊的夏季下午,彼鄰都是互不認識卻一樣因為悶熱而流著汗水的高中學生。渡輪似乎游了比預定六十分鐘還要長的時間,她們在船上玩透明的樸克牌,偷偷看著遠遠的男生們,包括 M。 那個時候 bluetooth 剛流行,藍芽可以讓你偵測身邊同樣開動藍芽的人;可以連上、可以對答。那是零零年代初的事。她拿著跟 M 一樣款式的手機,費勁地想像藍芽無限的用法。搜尋畫面看到四至五個藍芽使用者(當年連線並不穩定,所以有時看到四個、有時看到五個),不過她們並不知道那有沒有包括 M。縱然有,兩個女孩也根本沒有開口搭訕的本事;她們怕羞怕事,從來都不跟陌生人對話。況且,當時的科技也沒現在的隨便(當時的她們更沒有想到他朝的科技會讓關係變得這樣隨便)。...
Read Mor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