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生活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又一個的循環,重複一些已放低了的事情,重新 pick up 一種已經被遺忘放過了的感覺。要記起的,無論事隔多久也會湧上心頭。記得某天 EK 說,事情總不是 snap 一下的發生。然而,那個帶動叮一聲的到底又是什麼。我總是沒有細心留意生活的細節;只是,重複要來的東西,還是忽然之間又重新回來了,包括: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慢活是我們的態度

終於被香港的生活習慣完全的洗鍊。 到了二零一二年,CCL 和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慢活。走路的時候慢一點,做事不要急;縱然誰誰誰常說是世界末日,那我們定要在那個以前做很多很多的事,而我們卻最想在那個以前很好很好的活。可能結果我們什麼都沒有做過,沒有成就,沒有權力,沒有金錢,沒有要風得風沒有要雨得雨的日子;而我們卻完全擁有著自己和自己的所有時間。 在香港生活幾個月,就已經被中區來來往往的人完全的拉動了生活節奏。穿著高跟鞋趕車、吃飯狼吞虎嚥,似乎世界就會在下一秒沒了的畫面不斷的充斥;以致我們連走步路也要踏得前一點、大一點、密一點。 這種速度將你你我我的人生拉得綁緊。 從來,看到了綠燈閃爍的時候總我不會橫過馬路,所以為什麼我要在路上趕急前進。任時間在無意識之間流動,也實在沒有什麼好趕;等不了的東西就不要等好了。因為我們都清楚,想要等的、可以等的、甘於等的,無論過了多久也會在那裡。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