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生活|觸踫那段剪下來的東德邊界圍欄(寫在春分之後)

前幾天,同學告訴我這更是春天正式來臨的交界線。「雖然陽光沒有特別放送,溫度也沒有特別攀升,而且風還要刮很大;但春天的確是來了,縱使我還不願意相信。」描繪著春分的她,是這樣說的。回家的路程上,漢堡招牌灰白的天空全部是雲,但日照時間無可厚非是變長了許多。那也就是說,我一直每日數算那一分鐘之差的增長和減小的短照時期已經不知不覺離我遠去;而且,還不到一星期還會迎來夏令時間。今年的冬天,大概因為按連而來的課堂,而變得比以前輕鬆太多(抑制我已經慢慢接受了這種無論如何終究要撐過去的討厭時令)。我們還能趁平日午餐繁忙時間之前,到上班族熱愛的小店吃頓午飯。

最近主要是因為博物館課的原故,所以一直都在提起各種各樣的德國歷史。而每個關係到重要德國事件的日期,更是漸漸的牢牢的劃著在我的腦袋裡面。德國籍老師說到當時戰爭的相關的事情,說到當時那個子彈的價值比起人命珍貴的說法,往往都按不住男兒淚說不下去。戰爭的傷害,往往比較想像所牽涉的來得更大更遠。其中一日,還把柏林圍牆外的東德邊界圍欄剪下來的一段硬鐵網遞到我們手中。那個拿上手的一小塊,又冰又冷的鐵網跟鐵絲網完全不一樣。立體剪裁的鐵牆帶點厚度,金屬邊緣因年月洗禮而變得非常順滑。當年這個東德邊界圍欄就在死亡地帶(death strip)旁邊,那些金屬洞洞的格仔非常細小,大概只能容得下一只手指。如果手指需要穿過去,更要小心翼翼的注意斜度;那一牆之隔,實在把心都劃開了。

歷史從來都不是我強項,甚至在很早就已經編到理科的學習進程來說,這甚至乎是我的最大弱點。以至我在跟同學討論的有些時候,我只能尷尬地說「Keine Ahnung.」(不知道)。有些關係於文化、土地的相關細節,政府或是教科書裡到底是怎樣寫的,什至為什麼這個和那個會這樣和那樣的時候,我都只很抱歉的說很多東西都是在課本書面沒有的。這些都是我與其他同學交待香港是一個怎樣的地方時,沒辦法深入說明又感到慚愧的地方。

PAN Cafe & Bar
地址:Alter Steinweg 11, 20459 Hamburg, Germany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