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生活|一年過去,強行修煉德語後心頭出現莫名其妙的變化

拿著手裡博物館年票,就知道自己已經在這裡過著第二個冬天。剛來漢堡的時候,購入了兩張可以在十二個月內到訪五所博物館的年票,起初的日子興致勃勃的走到喜歡的博物館(當然在心裡面有著先後次序),把 Wanderlust 看過一遍之後就心滿意足(後來跑去柏林的看另一個把 Caspar David Friedrich 的遊子策展的展覽,完全是另一回事)。結果一秒走心,下秒已經落地一年。

起初不黯德語(雖然想當學霸但現在也是只懂雞毛),在漢堡的博物館裡面經常都有迷失的感覺。到處都像被迷霧擋住,唯有像瞎子摸象一樣猜測館方擺展的想法。後來直接轄出去,一貫作者已死的作風和心態和自己作個了斷。

一年前不明白為什麼德國人大部分都非常忠於國家的藝術、國產的音樂、國製的物品(有時候更是仔細的為漢堡本土);一年後我開始明白他們自身的美學、流行的文化以及在各種工藝所用上的力度。我開始了有喜歡的電視節目(竟然!)、喜愛的足球明星(本來已經有,但現在認識更多)、喜歡的德國菜以及喜歡的德國音樂(並不是古典而是有了新的流行音樂概念,甚至開始懂他們的九十年代風格)甚至對新上架的電視電影瞭若指掌;並在心頭上出現莫名其妙的變化。

 


Advertisements
Tags from the stor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