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個極端到了一個極端

某個早上,SCT 對我說是個時候選擇了結也是個時候著實整理清楚自己身邊所發生的事。他說:是什麼人什麼東西是需要學會珍惜,會不會是 x 或是 y。他問我:「而然,這裡東西對於你來說會不會是更加值得注視多於其他呢?」

我覺得自己太軟弱。

你們都把我一下一下的拐回來,我實在太軟弱,我似乎給自己太多藉口太少壓力。身邊有著語重心長的朋友,你們一直的把我牽到正確的地方,而我卻不停地流走到圓圈的外邊,走出黃線。我似乎在這些小事情中感到有種想要哭的需要,你們竟可以如此包容我和我的過錯。我就連自己都對自己感到失望,而你們還站在這裡。迷惑的時候,身邊有著支持。每次我走到後面說需要/想要大叫的時候,都有種 back up。你們聽著那種沒完沒了無法積極的事,那種把情緒和生活推到極點的故事;卻一直將我拉回來。我真的需要擺脫那種不太適合的節奏,不能讓情緒和生活一直糜爛和敗壞下去。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呢喃] 八月.流水帳

看 Frank Partnoy 的新書 “WAIT”。有時我們衝動,有時我們等待;有時候我待得太久,有時我們反應太快。到底怎樣才會做得出最好的決定,得到最好的結果和答案。我期待讀完以後會得到答案。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