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那些沒做完的事

電視台重播一套我沒完的電影,那是彭浩翔的《破事兒》。忘了那是多少年前的事,電影由很多個短小的故事組成,按彭浩翔的散文集拍攝而成。書我看過,還在書櫃裡頭,電影我看了一半,沒看到最尾。

應該是錯過了電影上映的日子,買來 DVD 還是 VCD 在家裡看;忘了是什麼原因,就是沒有把電影看完。時過十二,無線電視翡翠台導讀著《破事兒》三個字,我的靈魂就被拉住。一直都很喜歡彭導的作品,就是因為夠生活化夠細節夠小品。我無需要每天看荷里活的大製作,每天極地驚天、死人蹋樓、用無限想像力豐富每個細胞;我反而喜歡用心品味日常細節微不足道的地方,是細微細眼的,不過你和我也經歷過的。

坐在電視機前堅持看完才去睡覺。電影的情節再次搬到我的面前,有點印象卻又不太清楚記得;一直期待沒有看過的畫面出現。

一直以為電影我只看過一半,錯過的章節會是很多。而事實呢,而事實是我沒看過的卻只是十分一左右。一路以為我錯過的有太多,擱在一邊沒有追悔的時間;一直把自己的道路阻塞,一直的埋怨自己沒有好好把握。一直認為錯過的其實太多了,而結果呢,而結果只不過是我用幻想將一切都放得太大。那不在於電影的重點有沒有落在那十分鐘之中,那只關係於我們實在沒必要將失去或錯過的事情放得比實際還要大和重要;離開和放下其實是人生最重要的過程和步伐。幹那些沒做完的事當然還卻了心裡的願望,不過幹那些沒做完的事或者也打破了存在可能的幻想。或者執著都是不需要的,因為那些沒做完的事其實可以由得它沒做完就好了;那遍沒踏足的土地也未必如你心目中的廣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