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特衛普(7)-酒店紀錄 Leonardo Hotel / March 2011

要說的是,其實我很喜歡這個 Leonardo Hotel。價格很實際,而且感覺良好;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隔音功能,不是說聽到鄰房的對話,只是就是早上會聽到水在水管之中流動吧。那個房間裡面的小廳基本上也沒怎麼使用過,一張長梳化用來放外套也是很不錯。外邊的小花園也很精緻,燈光也很充足(基本上那裡有超多的燈)。洗手間跟沐浴間分開,沐浴間擺放的是整瓶子的沐浴露和洗頭水(這點我不太喜歡),只是棉花捧、沐帽等等也一應俱全(雖然這些我都用不上)。

那次回到香港收到 Crabtree & Evelyn 的 Iris 系列,整個 series 什麼都有,所以我就把這個帶到旅行。第一次使用 Crabtree & Evelyn 的沐浴系列,感覺很滋潤也很溫和。

早上起床隨便換了衣服便去早餐。Hotel breakfast 算是不錯,麵包(有朱古力條子麵包)和乳酪(有五、六種口味)的選擇頗多;其他的也是普普通通沒什麼特別就是了。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Notes (1)

就像那種在太陽光下面沒有根的花,靠賴那種自然光線茁壯或不茁壯地生長,瓶子裡的水供應著可有可無的養份,安穩而平靜。只願從一端扶著情感伸往另一端直到滅亡,尋找極端和平衡。無法停止朝陽光直走,無法拉鋸在過程的途中。你可以喜歡這朵花,而你不能擁有這朵花;因為它始終不能棲息於這裡拒絕枯萎。 每當墜入了寫故事的日子,我總不能自控的困住在灰壓壓的世界。還是要點墮落才能將現實發揮得淋漓盡致,還是要有點頹廢才能寫下激動。還是由得我因小事大笑大鬧,我僅存的這份漠名的情緒化,就已經是我的全部。 總是忽然很沉迷一件事,然後一整個思想都坎入了沒法逃出去的世界;在裡面鑽啊鑽,把自己狠狠的埋在裡面。忽然,又把知覺從一個死胡同中抽出來,又把自己裁在別個不能自拔的世界,愈窩愈入。從一個世界抽身轉個身坎入了另一片天地,我這個沒有良心的信徒從一個地方轉去另一個地方,無任何內疚或是歉意。世界就是這樣,或者你我根本就不需要為喜好負責,我們都不需要為愛和惡下一個言之鑿鑿的判斷。喜歡不喜歡就是這麼隨意的事,今天是、明天非,easy going 的像攤在你攤在我眼前的一個個潮流;隨時準備離場尋覓另一個暫時安穩的存在。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