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特衛普(6)-吃在 Rubens House 外邊 @ The Bistro / March 2011


沒有地圖在手的人必須要承受的後果:迷路。基本上要走回酒店或是大街倒沒問題,只是心底裡總是很想走到大學區去看看。只按街道上的指示,在窄街或是大街拐來拐去,結果來來回回都是 cotton punk 的店、賣日本老家俱的店、cathedral 的旁邊或是二手小店。兜來兜去沒走出那個圓圈,找不到非專門為遊客而設的餐廳。

在阿姆斯特丹那些擺著做遊客生意的店子遇過最不好的經歷:那些掛羊頭的地方賣狗肉,碟子都是奇怪又破舊,吃得很擔憂。脫離了 cathedral 邊旁那些以地道為名的餐廳,一直胡亂找小餐廳。Rubens House 附近有幾所好看的餐廳,兩個以 Rubens 命名(一個是 Rubens 一個是 Rubens Inn,不知道它倆有沒有關係),另外在轉角到大街的位置有一所 The Bistro,感覺不錯。

The Bistro 環境不錯,吃飯前旁邊的那對夫婦搭訕問我們從那裡來。我們選了 Entrecote 和 Roast Duck with Cherry Sauce;賣相和味道卻很一般。以這樣的價錢來說,我們從 Munich 或是 Barcelona 亂走的時候也吃過更好的。烹調 entrecote 的時候也許操之過急,裡面最好吃的部分都被煮得過老,變成了最好不吃的部分。鴨也煮得太韌了,好像怎樣也不好吃似的。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生活|#20140113 碎語

DETAILS: H&M Coat, shirt from Taipei, Clarks Boots, Dr. Martens Backpack 「不作死就不會死」,大概就是說不作無謂抗拒就不會死的意思。沒意義或衝動的無理挑釁反而會遭遇更惡劣的結果。...
Read More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