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特衛普(2)-胡亂漫步 / March 2011

手裡面沒有旅行書也沒有旅行指南。

已經開始習慣偏離拿著旅行書或是 lonely planet 的手勢,也離棄了 information desk 或是 tourist centre;愛上胡亂遊蕩的旅遊方式。幾年前的自己或者會問:「我們現在往那裡去?」,現在我們都喜歡左右亂走四處亂闖。到那裡去也沒關係了吧,況且隨便走到那裡我們也並不熟悉,往那裡去對於我們來說都是 surprise 都是經驗。沿著購物大街直闖就是 town centre,附近到處都是可觀性甚高的舊有建築。

這裡劃分成大學區、博物館區等等幾個不同題目的 area;一個個妥善的分區分佈。路牌和指示非常充足,我們把唯一的 google map 都流放在酒店房間,這裡地方大也不擠湧,陽光暖和,無聊漫遊也是賞心樂事。原來往外出走對我來說不是要看最多的風景,外出旅行也許就是為了到一個新鮮的地方去百無聊賴。世界之大,只是為了讓我們知道和明白我們自身的渺小。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Les Fleurs du mal” - 010 當時世界那麼小(零零年代愛情故事 1)

「此刻他不需要她了。他覺得,她完全不像她的氣味在他心中幻化的形象,彷彿這根本不是她,而是另一個人。他喝完咖啡,就十分沮喪地回家。」記得《百年孤寂》裡是這樣說。 他們在很久以前便認識,她當時把他稱作 M(不是後來的那個 M)。 那是個無聊的夏季下午,彼鄰都是互不認識卻一樣因為悶熱而流著汗水的高中學生。渡輪似乎游了比預定六十分鐘還要長的時間,她們在船上玩透明的樸克牌,偷偷看著遠遠的男生們,包括 M。 那個時候 bluetooth 剛流行,藍芽可以讓你偵測身邊同樣開動藍芽的人;可以連上、可以對答。那是零零年代初的事。她拿著跟 M 一樣款式的手機,費勁地想像藍芽無限的用法。搜尋畫面看到四至五個藍芽使用者(當年連線並不穩定,所以有時看到四個、有時看到五個),不過她們並不知道那有沒有包括 M。縱然有,兩個女孩也根本沒有開口搭訕的本事;她們怕羞怕事,從來都不跟陌生人對話。況且,當時的科技也沒現在的隨便(當時的她們更沒有想到他朝的科技會讓關係變得這樣隨便)。...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