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特衛普(1)-重遇安特衛普 / March 2011


Antwerpen Centraal Station, België.

第一次到比利時是二零零八年夏天,走在 Brussels 的大街上涼風送爽;布魯塞爾最為我熟悉和記得的就是路面不平。那次把星期日留在 Antwerp,那時還不清楚歐洲城市慣例,結果安得衛普像樣地星期天不辦公。商店全關門之下幸而遇上熱鬧的馬拉松比賽,為互不相識的跑手打氣;還在路邊吃著熱騰騰的 waffle 軟雪糕一邊精神支持他們。

出發旅行,已經習慣把 google map 傳送到手機和電腦,列印一個紙本版本就可以了。用原子筆在博物館的位置打一個小叉,帶備身份證、銀行卡和信用卡便可以起行。離開五層的 Antwerpen Centraal Station 後不消五分鐘便到達酒店。安特衛普的火車站已經完全翻新完工,那片古舊的味道仍然保留,廣闊的火車站氣派磅礡。第一天住在 Leonardo Hotel,不知道是他們給我們 upgrade 成 deluxe 套房還是 online booking 的時候已經選擇錯了;結果那個外邊有小花園,房內有個小廳的酒店房間讓我們很 surprise。

走到市中心的附近,拒絕了 veggie pizza 小店的姐姐,選擇了吃麵包和意粉的小咖啡店。在 white/brown/black chocolate 下選了 brown chocolate 為飲品,yummy,用粒粒比利時朱古力沖製而成的 hot chocolate,很喜歡。


Leonardo Hotel, Antwerpen, België.

Antwerp First Lunch.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你一早就知道:吃了家明,其實就等於吃了自己。

你一早就知道:吃了家明,其實就等於吃了自己。 從來不看電視劇集的我,隨時關電視去睡覺對我來說都沒有什麼影響。《天與地》的出現,我仍然是可以睇少幾集無相干;不過,我是喜歡的,有時間我便會坐下來看。原因: 這是無線拍攝的廠底貨 《天與地》本來好像是往年的台慶劇,然後推了一年,亦在台慶後才暗暗的推出;以向來鋤強扶弱的性格和站在雞蛋面向高牆的調子,必須支持不被看好的本地創作。 電視劇集驚見大膽議題 人吃人的題才老早在魯迅的時期已經大為廣談,現在沒有無線電視劇的推波助瀾,又會有誰提起這種(人)吃人的社會狀況。我們世界每天人吃人,誰吃人誰被人吃;你是家明,還是你吃了你自己? 你到底是誰,又或者誰都是你自己?是你吃了人還是你吃了你自己? 鼓佬:一個義正辭嚴幫人出頭力求為社會服務成為人民英雄的人擁有最惡毒的心腸最自私最保護自己,一個人到底要撒多少個謊來圓謊;謊話說一千遍任誰都不會再懷疑,那麼你自己呢? 黑仔:一個騙來騙去為錢可以賣出一切連自己的手也可以打斷不息一切的人卻最有良心良知,清楚明白知道還有欺騙自己最難;說要別人的原諒,獲得別人口裡一句原諒並不困難,只是你願不願意原諒你自己? Ronnie:一個人的內疚罪疚歉意可以去到那裡,已經不能挽回的一切(家明已死的事實),坦白承認會不會是最好的補償,你怎樣彌補所有人心裡的缺口?到底還是應該以他人(伴侶家人以及 Hazel)的最少傷害為最大利益的前題作思考? 雖然,我還是覺得:...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