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將害怕都當成等待

屯積著一點黑暗;你推開一扇窗,窗外無法擠出半刻明亮。燈光效果似乎無法有一點幫助,你拉著那只比你大的手,感覺好像太陽以後都不願意再出來一樣。

你翻進無辦法退回來的泥濘之中,耳朵中來來回回的是 Autumn Leaves;悅耳的音樂都變得煩厭。心跳一下一下,愈來愈慢。你似乎覺得世界都沒辦法再黑白分明,你似乎將宇宙的所有都一併放棄。你放棄自己,你放棄世界,你放棄了所有的可能、執著和堅持,雙手拉著了那線似乎要斷的風箏。

快樂得要哭了,清醒過來以後你軟弱得連崩潰也不能。你內心的黑暗從血管中一直往外流走,你發覺你連自己都無法再擁有。躺著的是黑白電影裡面無法再彈動的身體,你的瞳孔放大,你的手捉緊沒有顏色的空氣。畫面此時放出你曾經看過的電影,你什麼都再聽不見。那些水花一直往身上打上去,你再次蓋上不屬於你的皮膚。你當上不是你的自己,那副軀體都枯萎了,那片熾熱的皮膚吞噬了你的細胞、拉緊了你的神經、吃掉你的心臟。

電影再沒有對白,配樂一直的在演奏,你慢慢開始懷疑自己被欲望吞噬。你任由自己跟理智抗衡,你把救生圈都扯破了;你任由自己在無邊際的宇宙裡飄浮,你將害怕都當成等待。旋渦從外到內的翻進你的眼球,你什麼都不再擁有。你看著那只不願鬆開的小手,拉著只不過是一堆腐爛的血肉。

Source of inspiration: Psycho《觸目驚心》, 1960 Hitchcock 希治閣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生活] #20131005 這星期我們飛荷蘭去

人生總是在匆匆忙忙之間渡過的。才剛回來沒多久,還沒休息夠;明天又再出發。開始發現,回到荷蘭的檔期還比回去香港的來得更密集,來回倫敦和阿姆斯特丹只不過是一小時的飛機,總比回到香港省減一點精神上的消耗(雖說我是個無論何時何地都能入睡的個體)。 行李箱還沒 unpack 就重新出發,化妝袋的什麼都不用拿出來,換上比較厚的衣服再上機就好了。意大利比英國來得溫暖,荷蘭又比較冷;面對又高又低的溫度不要生病就好。 有時覺得精神壓力有點大,到底是不是舟車勞頓的原故,這幾天常常無緣無故的亂發脾氣。今天忽然就說要把飯檯推到大窗前面嚐多點自然光(這是什麼啊?),也說檯的高度不對(發什麼神經?)。冷靜下來都覺得莫名其妙;幸好 YELLOW BEAN 總是凡事對我寬容。事後還帶我去喝棉花糖熱巧克力;可惜,咖啡店剛剛賣光棉花糖。 要看最新更新,請到這裡。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