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德國第三天,我們抬頭的時候還是看著同一個月亮啊

人在德國,落地第三天,好像已經過了三個月。暢通無阻的鐵路路過悠揚的海港,徒步走過石級不平迂迴曲折的大街小巷;手機還是在用香港漫遊的電話卡,我亦非常爽快地沒出現時差問題。最壞的只不過是鼻子因為乾燥而滿是血的情況又回來了,這大概是我注定在這另外半個地球會遇上的最大麻煩;平日這種狀況只會在冬天才特別登場,現在還未到九月就給我送來這個大禮,實在難以負荷。

心底裡面我還真是個非常內向的人,每一個在覺得我忽然失蹤、不出現、潛水了後還一直無異地繼續願意主動找我的人都讓我打從心底裡特別感激。我很清楚不是每個人都會義無反顧的在你不給反應的以後還會繼續的向你親切的走近,能夠或願意接受我這種性格的人真是讓我心裡很感動。我啊,就是那種表面很 hyper 但實際在掉到谷底的那種人,在我笑著的時候還知道要安撫我的靈魂一切就好了。

漢堡的市中心很大,面對這個陌生的城市,心情恍惚的時候我總會想起 Kiefer 在最後跟我 farewell 的夜晚給我說的「尋找腳毛」;那我就自己在內心感到安慰的回心微笑了。每每在覺得世界很大很遙遠的時候,我會跟自己說:我們抬頭的時候還是看著同一個月亮啊。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Valentino 2016 高級訂製服:伊莉莎白時期的細節|時裝週|

5 月的時候,Valentino Garavani 本尊和兩位品牌時尚總監 Maria Grazia Chiuri 和 Pierpaolo Piccioli 合作設計新版《La traviata》(茶花女)...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