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掉落繁華的甜甜圈

在某個亮麗的藍天空下,心情也雀躍的帶點佻皮。客居荷蘭一些年月,沾了一份沒有時限的悠閒感。縱然阿姆斯特丹如何混亂也沒有像香港一樣的強悍;那裡的喧鬧是狂喜,這裡的嘈雜卻帶一點狂怒。我還是帶著比全香港都有點太慢的腳步;由一個地方走到另一個地方,從一個階段走到另一個階段。雖然還好像跟週遭的節奏有點過度不一,我乃是一個掉落繁華的甜甜圈。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沉睡了的美好:Saint Laurent Rive Gauche Spring Summer 1977 Dayle Haddon

凡是老土的事情,我都喜歡。我是個懷舊的人,喜歡留著很多沒有用的東西;腦海裡填滿的是流不去的往事。一而再再而三的將那些舊的事情保留,就是因為我不喜歡那種創新帶來的缺口;舊物的美好是無辦法以筆墨形容。時間將東西變成歷史,年月將過程變成泛光的回憶。若果要我進一步去打開海闊天空的世界,我也許會選擇從口袋裡退,退到一個能尋找沉睡了的美好的地方。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