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掉落繁華的甜甜圈

在某個亮麗的藍天空下,心情也雀躍的帶點佻皮。客居荷蘭一些年月,沾了一份沒有時限的悠閒感。縱然阿姆斯特丹如何混亂也沒有像香港一樣的強悍;那裡的喧鬧是狂喜,這裡的嘈雜卻帶一點狂怒。我還是帶著比全香港都有點太慢的腳步;由一個地方走到另一個地方,從一個階段走到另一個階段。雖然還好像跟週遭的節奏有點過度不一,我乃是一個掉落繁華的甜甜圈。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a CH.

無論是飛鳥又或是無以名狀的手影

只靠一雙手得到的快樂,以一雙手抓得住的快樂。 還記得小時候,就在燈光之下,月光之下,睡覺以前,又或是發呆以後;就舉高雙手,找一個滿意的角度,糊亂地舞動,裝模作樣地找點姿勢,以雙手扮成飛鳥,或是無以名狀的東西。毋須額外的工具,全憑自己一個人,也可以玩的小遊戲。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Leave a Reply